主页 > J潮生活 >《芋论》记忆郑南榕:直到爱和公义在这块土地实现 >

《芋论》记忆郑南榕:直到爱和公义在这块土地实现

2020-06-10


《芋论》记忆郑南榕:直到爱和公义在这块土地实现我是郑南榕 我主张台湾独立

1987 年 4 月 18 日,当时最负盛名的党外杂誌《自由时代周刊》发行人郑南榕(Nylon)在金华国中演讲,面对成千上万的台湾人他骄傲自得的说:「我叫做郑南榕,我主张台湾独立」语毕,露出一抹腼觍的微笑,那一幕打动了台下众人的心。

2014 年太阳花运动期间,支持黑箱服贸的阵营在 Youtube「蒐」出林飞帆在郑南榕殉道纪念追思会上疾声大呼「我叫林飞帆,我主张台湾独立」的影片,如获至宝、迫不及待的要帮他扣上台独大帽,影片的内容却意外的激起年轻世代的认同,一时间「我是OOO,我主张台湾独立」的口号蔚为风潮喊得响彻云霄,正式掀开了天然独世代的序幕,打破国际社会对台湾人民「亲中趋统」的迷思,也撼动了北京中南海的高层。

离开人世已逾二十几年的 Nylon,就这幺理所当然的成为两个世代之间的共通语言。

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

「争取言论自由、为护人权尊严」是郑南榕的一贯立场,1988 年底自由时代週刊登出许世楷的「台湾共和国宪法草案」,国民党打算藉此将郑南榕依判乱罪拘提。Nylon 收到法院传票,由于坚持「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认为台湾独立的主张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他宣布:「国民党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够抓到我的尸体。」并自囚于杂誌社。1989 年 4 月 7 日,时任中山分局刑事队长侯友宜率队强势攻坚自由时代杂誌社,郑南榕于是点燃早已备妥的汽油,自焚殉道。

《芋论》记忆郑南榕:直到爱和公义在这块土地实现

日前在侯友宜宣布参选新北市长后,台湾社会要求他对当年导致郑南榕自焚的攻坚行动「说清楚、讲明白」的声浪高涨。侯友宜却毫无悔意的声称当年的攻坚是场「不完全成功的救援」,公然在家属和历史的伤口上洒盐,无异是赏了人民念兹在兹的「转型正义」一个巴掌。

郑南榕一生从未加入民进党,除了戮力对抗国民党的威权统治,他对民进党的监督亦不曾手软。

坚持台独理念的郑南榕在民进党第二届党员代表大会,因为赠送党代表每人一本陈隆志所着的《台湾独立的展望》被时任立委朱高正咆哮制止,双方起了严重的肢体冲突,朱高正那时如日中天有着「台湾第一战舰」的称号,民意自然一面倒的挺朱。二十几年后「第一战舰」成了随波逐流的政治变色龙,历史选择站在公义的那一方,还给了 Nylon 一个公道。

如果 Nylon 尚在人世,他会如何看待今日政坛火热的「两岸一家亲、亲中爱台、和中、友中……」课题呢?我们或许无从得知,但他曾写道:「『正常』的中台关係,只有在双方人民以平等与和平的地位相对待时,才可能存在。」如此的强调尊严和平等的立场,与当今毫无中心思想一味追求「务实」的当红政客们大相逕庭。

台湾究竟应该要为了苟活而对大国屈膝卑躬,亦或追求尊严成为「好国好民」,再次借用郑南榕的话:

(我是郑南榕 我主张台湾独立)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申博太阳城_娱乐游戏门户|学习生活方式|分享交流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天地官方在线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英皇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