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禅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2020-07-27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一週前《纽约时报》的长文揭露出一个类似「血汗工厂」的亚马逊:无情的管理、高强度工作、互相揭短、逼哭员工……

随后,亚马逊 CEO 贝佐斯(Jeff Bezos)发邮件否认,并坚称:

但贝佐斯的公开回应和「闢谣」似乎并没有太强的说服力,最近,亚马逊前员工 Julia
Cheiffetz 在 medium 也撰文讲述了她在亚马逊的辛酸故事:休完产假回来被警告直至被辞退、患癌症时医保被取消……文章中 Julia Cheiffetz 还特别提到女员工在亚马逊受到不公待遇的事实。

Julia Cheiffetz 说,她刚加入亚马逊的前几个月就发现公司的管理层清一色基本全是男性。而贝佐斯管理层团队里唯一的女性 Michelle Wilson,也在休了一次产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至于她自己,先是在生小孩和患病期间被亚马逊终止了医疗保险;后来休完产假返回公司上班时,竟发现不仅自己的下属已被其他人接管,连她本人也被放在了「绩效需改进」的位置,也就是说休个产假,在亚马逊的工作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其实,女员工收到不公待遇的大公司不只亚马逊一家。去年 10 月,微软 CEO 纳德拉有关女员工提加薪的言论,也曾遭致不少批评。在一次对话中,纳德拉提到「如果女性不向雇主要更多薪水,那幺当她们的优异工作得到认可时,便会得到长期的奖励。」好在后来纳德拉及时承认了自己的偏见,也多次向女员工道歉。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科技公司女性员工比例

在科技领域,女员工的比率一直都比较低,更不用说管理层中女性员工的比例。在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 Google、Facebook、Microsoft、Apple、Amazon 等几家大型科技公司中,除了亚马逊之外,其他几家公司女性员工比率都在 30% 以下;而到了管理层,女高阶主管的比率则是在 20% 左右徘徊。

科技公司有没有好好对待女员工? 科技公司女高阶主管比例

显然,目前科技公司还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领域。尽管近几年,几家科技公司中女员工和女高阶主管的比率相对于前几年来说有提升,但涉及到具体的分工、薪资和晋升机制、以及对待女员工的福利方面,这些以男性为主导的公司还没有对女员工有特殊照顾。

下文是患有癌症的母亲、亚马逊前员工 Julia Cheiffetz 在 medium 的文章原文:

上週六,我在去海滩的路上读完了《纽约时报》的那篇《在亚马逊工作》。我静静地坐在副驾驶滑着手机,丈夫一边开车,一边在 Google 地图上比划着找寻路线,两岁的孩子则在后排跟着 Raffi 的歌曲跳舞。到达海边,我们先选好一处地方,拿出沙滩玩具,待丈夫和女儿挖完一条小水沟后,我穿上防晒衫在一旁的躺椅上坐下。也就在这个时候眼泪开始簌簌地流下来。

在 2011 年进入亚马逊工作前,我算是小有名气的图书编辑,在得知亚马逊需要雇一些人扩展其在纽约的图书出版业务时,许多人都告诉我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而我自己也被亚马逊的创新精神、灵活卓越的公司文化所折服,最终我放弃了哥伦比亚 MBA 课程,成为亚马逊员工。直到 2014 年 7 月我都在亚马逊工作。

刚到公司的前几个月,在见过不同部门的一些同事后,我开始产生了一些疑惑。这些人都很聪明、效率也都很高,但领导层清一色全是男性。记得当时我问过一位副总裁,谁是分管我们部门的副总裁,他跟我说是 Michelle Wilson(贝佐斯管理层团队里唯一的女性)。然而,仅过了一年,Michelle 休了一次产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2013 年,也就是在亚马逊的第二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不幸的是,女儿出生后的第二天我被检查出患有癌症。那段时间我要考虑如何餵奶才不会让辐射影响到女儿,以及我还有没有机会等到孩子的一岁生日。然而,手术刚结束,产假也还没休完,我就收到了公司已终止我医疗保险的正式通知。

后来我又收到一堆邮件和电话,大意是我的医保系统出错了。经过一周的交涉最终我还是用了丈夫的医保。我知道这是行政部门的失误,但像亚马逊这幺大规模的公司,竟然没有一个好的管理机制能避免员工在休产假时医保出问题,想想还是挺失望的。

5 个月的产假休完后,带着兴奋和紧张,我想像着重返工作后和同事们分享孩子照片的场景,同时还期待他们会帮助我尽快熟悉业务,跟上专案进度。但事实是:我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的带去了吃午饭的地方,吃到沙拉时,她很镇定地告诉我,我以前雇佣的几乎所有下属(除了一个)现在都归她管。而我则被放在了「绩效需改进」的位置,也就是说我在亚马逊的这份工作已岌岌可危。没过多久我也辞职了。

后来,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也找到了自己很喜欢的工作。的确,亚马逊是家出色的公司,我也在那里遇到过一些很强、很聪明的女性,但最后她们都一一离开了亚马逊。《纽约时报》的文章发表后,有部分亚马逊现任员工写文章批评《纽约时报》的报导不属实,但是我想说,这些批评者的观点和想法全部是来自由男性主导的亚马逊领导层。

贝佐斯,既然你说如果发现亚马逊没有同理心的行为要直接回馈给你,那现在我想帮那些被歧视却又不敢说出来的员工说,女性是零售业的引擎,是她们在买尿布、买书、为丈夫买袜子,请你修正一些公司政策,好让女性和有孩子的员工在公司受到合理的待遇。

你可以不公布亚马逊有多少女性员工或其他种族员工,他们之中有多少曾经被提拔过,又有多少没有被无故辞退。既然没有公开的资料,我就先说出自己的故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申博太阳城_娱乐游戏门户|学习生活方式|分享交流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管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