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迈生活 >西方学者为啥不敢对中国人权发声刘强东上的明大是重灾区 >

西方学者为啥不敢对中国人权发声刘强东上的明大是重灾区

2020-08-03


西方学者为啥不敢对中国人权发声刘强东上的明大是重灾区

普林斯顿大学一角

中共近年来从未间断过向海外输出意识形态,扩张软实力,以金钱为陷阱干预学术自由。手段包括建立孔子学院、在外资大学中设立党支部、解聘教师以及让这些外国学者噤声。

《华盛顿邮报》社论版主编海亚特(FredHiatt)发现,越来越多的欧美澳地区的中国研究着名学者对中共打压人权的行为噤若寒蝉,在媒体的新闻中不会有他们的评论意见,互联网论坛上也不会有他们的评论文章,研讨会论文也只呈现一部分的观点。

这是为什幺呢?台湾媒体24日援引海亚特的评论说,这些学者都在自我审查,而自我审查源自恐惧。许多中国研究学者害怕,会因批评中共而拿不到中国签证。如果你是个必须访问中国农村村民的人类学者,进不了中国等于学术生涯告终。

一个坦率批评中国人权状况的教授,可能会害怕被他任职的大学高层训斥,或面临其他更糟的后果,而校方也害怕,设在中国的校区可能被勒令关闭,或者中国学生不来,导致学校收入大减。

海亚特说,就算你愿意赔上自己的未来而直言不讳,你也怕会连累你在本国或中国的同事。在智库或其他非营利组织工作的中国研究者,每天都要这样权衡利弊。

相较于上述频繁接触中国的外国学者而言,中国的学者对此事更有发言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见网路出现哪个985的重点院校和211工程大学的教授因为“不当言论”而遭到解聘。中共1949年篡政至今,一直将洗脑维稳加封堵舆论相结合,上个世纪没有互联网,这一切都很简单,掌控报纸和广播就可以颠覆一切。然而今天的中共不但要稳住墙内还要阻挡墙外,不但要控制在海外留学生的思想紧紧围绕着“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时要求教育界政治正确。

那些愿意说真话的学者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中共会叫校方开除你,以至于没有学校再敢录用你,一个历史教授只能回到家里去写书,经济教授会想尽办法去给公司做顾问。

外国学者来到中国教书也必须要政治正确。他们不得不记住那些中共认为的敏感词:“六四”、天安门、人权、基督教、高智晟、维权律师、“709”、西藏、法轮功、“强摘器官”、宪法、十九大……稍稍一有不慎,便会同中国学者一样被解僱。

北京大学滙丰商学院副教授鲍尔丁就是被“殃及的池鱼”。他今年3月被校方告知将在4月1日断绝和他的所有联繫。鲍尔丁深知自己解聘的真正理由。“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工作,你不会不知道风险…中国已经到了这样一个状况:作为一个教授,我甚至连讨论经济、商业和金融市场也感到不安全。”

鲍尔丁在媒体上曝光度很高。他已在深圳北京大学滙丰商学院执教9年,也是美国彭博新闻社的专栏作者,在推特上的账户有超过17000个粉丝。

去年8月,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学术期刊《中国季刊》应中共政府的要求屏蔽了300多篇涉及“六四”、新疆、西藏等问题的文章。鲍尔丁发起联署抗议行动,上千名学者参加了联署。在强大的压力下,剑桥大学出版社改变了决定,数天后解除了对这些文章的屏蔽。

事件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轰轰烈烈当中,鲍尔丁丢掉了自己的工作。让他感到无奈的是,他曾试图在中国找新的职位,但很快就发现无法留下来。“生活在中国,我最大的担心一直是会被关起来……我曾试图去寻找界限在哪儿,不去跨越它。我对安全离开感到鬆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其他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面临比我更大的困难。”

英国诺丁汉大学在宁波分校的副校长司马辉对鲍尔丁的经历可能感同身受。2018年7月,司马辉退出了诺丁汉宁波分校管理委员会,《金融时报》相信这一切的背后有中共施压的痕迹,知情人士称,中共官方更反对校方续聘司马辉。后者曾撰写过一篇批评中共十九大的文章,在网路引发不小的风波。

这样的现象当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在美国,一位教授如果批评了中共的政策或是对其迫害人权和宗教问题进行指摘,校方会警告你或者关闭你的研究项目。

西方学者为啥不敢对中国人权发声刘强东上的明大是重灾区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这类的事情正在发生,这个与中国合作历史最悠久的大学,近日因为京东集团创办人刘强东性侵案而名声大噪。

拥有近3000中国学生的明尼苏达大学受到中共的影响很深。2012年,明尼苏达大学授予中共卫生部部长陈竺荣誉博士学位。

KirkAllison博士是当时站出反对校方这一行动的教授之一。他认为,不应该把荣誉博士学位颁给中共体制内高官。中共的司法系统不给死囚提供法律援助,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共杀戮良心犯,还为了获取器官而杀人,罪行累累。

KirkAllison博士从2006年至2016年主导明尼苏达大学的人权与健康课题。他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连续的可靠的报导表明该系统支撑了一个有计划的、国家准许的“器官摘取”链条,器官非自愿的取自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其他宗教成员和少数民族群体。

2016年,学校取消了Allison博士的人权与健康项目。Allison对《新唐人》表示,学校在取消这个项目的时候,找了种种借口。“我不想提及太多的细节,但是我认为校方的一些理由不成立。整个决策过程不透明,校方没有回应我们公开财务和其它细节的要求”。

“中共对自由民主秩序构成了根本的威胁,而许多人表现出来的视而不见令人感到震惊”,鲍尔丁在博客中表达了他的担忧。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申博太阳城_娱乐游戏门户|学习生活方式|分享交流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mg娱乐游戏库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线上彩票网址大全